“抽纸、卷纸、洗手液、烘手器、厕所洗手液,部分厕所还设置了擦鞋机,咱们无锡的公厕什么时候能有这些啊”,“公厕都五星标准了,这样的能多建几座吗?”……小长假刚结束,成都不少景区的“厕所革命”成为市民热议的话题。记者从市各大公园景区及环卫部门了解到,今年来,我市包括景区公厕在内的卫生设施不断提档升级,锡城5A级景区鼋头渚、三国城、灵山等,对老的厕所进行改造,建成了多个“家庭卫生间”;而街头巷尾的城市公厕,也按照计划进行了改造,增设了残疾人独立便池及防尘除虫设备。

  公厕不断提档升级

  昨天,记者来到高浪路和学院路交界处,这里的风情街公厕曾被列入“最美公厕”,门窗整洁如新,如厕区域干净整洁,地砖上没有一丝污垢,角落里燃放的檀香让如厕者感觉十分舒服。公共厕所被喻为“城市的脸面”、“文明的象征”,其建设管理水平直接反映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因此锡城环卫部门一直致力为市民打造干净、舒适、便利又富有人性化的公厕。去年以来,梁溪区环卫处,整合原三城区环卫基建资源,投入资金360万元,分别组织对任前路、太耐、八角亭、沁园市场、贸易等16座公厕和原黄巷街道、山北街道、惠山街道内6座农村厕所进行了改造。去年滨湖区15座改造公厕,全部对出入口的无障碍设施进行了整修和重建。公厕入口用斜坡通道,取代了不便于残疾人通行的台阶,并在部分公厕附近设立了扶杆,确保盲人可以不必借助他人的帮助直达蹲位。

  在锡城的公厕改造中,我市环卫部门加强公厕设计,增强公厕美感,提高设施的功能。所改造公厕,大部分在老小区,原为平顶设计,高大的绿化树木落叶经常堵塞平顶下水。改造为尖顶陡坡的外观设计,外形得到改观。如位于中桥三村的八角亭公厕,与改造后的小区环境相适应。功能上防止了屋顶落叶堆积堵塞下水管道带来的管理问题。任前路公厕,原为老旧城中村里的无围墙露天粪坑农厕,周边群众如厕环境差,改造为星级公厕,受到群众欢迎。所改造公厕,除贸易路公厕外,都增设了残疾人厕位,方便了残疾人士如厕。

  景区多了家庭卫生间

  在五一假期前,无锡动物园4个家庭卫生间正式投入使用。昨天,记者从该景区负责人处获悉,家庭卫生间开放使用后,有明确的指示牌,可使用率不是很高,很多人对家庭卫生间并不了解。随机采访了几位游客后发现,很少有游客知道家庭卫生间,有的认为是“残疾人厕所”,不愿意上,有人觉得没有性别区分,不安全。而一些选择景区家庭卫生间的游客,也反映厕所卫生有待改进,没有为需要的人群提供真正的便捷。

  长期以来,旅游景区的如厕问题是不少游客难以言说的“心病”,厕所难找、脏乱、异味大,严重影响旅游的体验。如今,景区厕所革命已打响,厕所建设已经纳入A级景区的评级标准之一。根据国家旅游局要求,5A级景区要配备一定数量的家庭卫生间,以满足哺乳期母婴、残疾人、孕妇、高龄老人等特殊游客的需求。家庭卫生间,即第三卫生间,是在厕所中专门设置的、为行为障碍者或协助行动不能自理的亲人(尤其是异性)使用的卫生间。目前,很多发达国家都设置第三卫生间。目前,锡城5A 级景区鼋头渚、三国城、灵山等,对老的厕所进行改造,建成了多个家庭卫生间,今年争取达到50%。

  正在积极创建5A级景区的锡惠景区,今年也计划改、扩建5—6个旅游厕所,每个新建厕所会专门辟出一块区域作为家庭卫生间。目前,我市各大主要景区在新建、改扩建旅游厕所时,都将“第三卫生间”纳入景区标配。

  先进设施设备频遭损坏

  近年来锡城公厕的设施配备、环境布置不断升级,在硬件设施上可以说前进了一大步,然而少数市民的文明素质却并没有随之提高,这是造成每年公厕维护难的主要问题。记者在观山路、解放环路等地的免费公厕看见,公厕内卫生状况良好,但公厕设施损坏的不少,有些公厕的洗手水龙头坏了,有些公厕的隔断门板损坏,有些公厕的隔断门关不好。据介绍,有些市民却缺少文明如厕的意识,用脚踢门成了常事,还有人用脚踹冲洗阀门,厕所的水龙头、水箱、隔断门、小便池损坏非常严重。甚至有人将小广告贴进了厕所里,在隔断门上乱涂乱画,不用专业工具根本无法清洁。记者五一假期在锡城某景区的家庭卫生间看到,一位中年男子半开着门在家庭卫生间里如厕,一位年轻母亲带着尿急的孩子急急忙忙赶往家庭卫生间时,推门后发现里面的男子,惊慌失措赶紧退了出来。等到男子走后,记者发现被使用过的家庭卫生间里马桶边上全是尿液和散乱的卫生纸,卫生情况堪忧。

  “过去作为公厕改造的试点,曾经放过厕纸和洗手液,但是很快就被人拿光了,根本没有办法实施,辖区内部分公厕有烘手机,但现在除了蠡园公园附近的公厕烘干机还能正常使用,其他烘干设备装上不久就被损坏了,现在大多数设备都已经不能用了的,还有烘手机我们安装以后,被人拆掉了。”环卫部门的相关负责人呼吁,公厕改造耗费了政府部门大量的资金、人力,整修过后的公厕设施也希望得到市民的呵护,主动摒弃不文明的如厕习惯,便后冲水、便纸入篓,文明如厕,干净自己,方便他人。

  商报记者/刘丹哲肖